專欄文章

Uber的不確定性突顯改革的必要性

香港,2021年9月3日:如果一家公司的核心服務被視為非法,那麼它是如何能在香港保持高調的業務、租用辦公場所並僱用大批員工呢?歡迎來到Uber的奇特世界,這家全球叫車服務龍頭即使面臨政府反對及監管阻撓,仍能在香港蓬勃發展。

Uber在香港的營運被稱為是屬於法律的「灰色地帶」— 這種情況由多種因素造成,包括其業務的獨特性質、過時的交通規例以及有關當局似乎不願意作出對的士和私家出租行業的改革。

Uber自2014年進軍香港以來,大受市民歡迎,業務迅速擴展,擁有約14,000名司機可以提供服務。可是,如果沒有出租汽車許可證,叫車服務即為非法,且該公司要面對有約40,000名司機及18,163輛持牌的士的的士業界強烈抵制。

根據《道路交通條例》,任何人士在沒有出租汽車許可證的情況下,駕駛、使用、容受或允許他人駕駛或使用任何汽車,以作出租或取酬載客用途,即屬犯罪,首次被定罪最高可處罰款5,000港元及監禁三個月。如隨後再被定罪,則最高可處罰款10,000港元及監禁六個月。此外,初次違例,可被吊銷車輛牌照三個月,如隨後再次違例,可提高至六個月。

拘捕–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裁決

早於2015年,即Uber開展香港業務一年後左右,旗下三名員工因協助及教唆司機收受載客取酬,及未有為汽車購買第三方保險,在該公司位於長沙灣的辦事處被捕。五名司機亦於前一天被捕。兩年後,另有22名司機被拘留,及12輛汽車被扣押,警方稱這是迄今為止規模最大打擊非法叫車服務的行動。

去年9月,在一宗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判決中,24名Uber司機被裁定出租或取酬載客罪成,於終審法院敗訴。原訟法庭早前已駁回他們的上訴,裁定原有交通法例仍適用於新的運輸模式。

然而,近年警方幾乎沒有展開針對非法叫車服務的組織行動,Uber仍維持穩定的營運。法律似乎已定明確界限:雖然Uber司機違法,但被載的乘客並無違法。

Uber一直期盼與政府建立更良好的關係,一同解決香港未來的出行問題並被獲發合法經營權。Uber堅稱其正在尋求達成妥協,且願意與的士業並肩合作。與此同時,乘客對於該公司簡單易用的流動應用程式、整潔的車輛、高效且友善的司機以及方便的電子支付系統,亦表示歡迎。

相比之下,香港的士業的服務水平受到強烈批評。政府交通投訴組的數據顯示,由2004年起的十五年間,針對的士司機的投訴增加了一倍多。於2018年接收到的投訴首次突破11,000宗。2019年,數字為10,318宗,而去年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令市民大幅減少使用的士服務,數字則驟跌一半。大多數投訴涉及司機無禮、收費過高、拒載或繞道駕駛。

說多做少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去年11月的《施政報告》中透露,運輸及房屋局正擬備修訂法例,以提高非法載客及的士業不良行為的罰則。她承諾將加倍努力改善的士服務質素,包括使用科技及推行獎勵計劃以鼓勵司機作出改進。

可惜政府此後鮮有下文。這讓的士業遊說團體非常惱怒,因其一直呼籲政府打擊Uber營運,以及對少數司機的不良行為採取行動,因為他們損害了行業的形象。政府消息人士表示,今年不太可能提出立法修訂案。

不過,Uber並沒有等下來。上個月,它收購了香港最受歡迎的的士應用程式HKTaxi,從而擁有超過7萬名註冊的士司機的資料,其中包括活躍、不活躍以及兼職員工。雖然其財務條款並沒被披露,但Uber指這筆交易表明了其致力於投資香港的士業的發展,以及提高網約叫車服務的使用率。該公司確認,就目前而言,HKTaxi和Uber應用程式將繼續獨立運作。

是次收購是Uber深入的士市場的最新舉措,許多的士司機被回報和低佣金所吸引,已紛紛加入其平台。去年10月,該公司推出Uber Taxi,允許Uber用戶召叫合乎標準的香港的士。在此前,該公司於2019年推出Uber Flash功能,為乘客配對最近的的士或UberX私家車。

這兩種服務均在「整體出租」的基礎上運作,車費由的士司機與乘客議定,而非憑借計價錶。根據《道路交通(公共服務車輛)規例》第38條,公共交通工具(包括的士)的登記車主可將該車輛出租予任何人,出租收費率是基於該車輛被租用的時間(不論是否須就所行駛的哩數而另收附加費),或基於與租用人協議的其他條款。租用的其中一項條件是,該車輛只能由該登記車主所僱用的人,或被准許的人駕駛。

Uber Taxi似乎是合法經營,因為旗下車輛本身持有的士牌照。同樣地,Uber Flash可能亦會被視為合法的的士平台。但這不包括UberX車輛,因為私家車不得用作進行叫車服務。

在沒有提供確實數據的情況下,Uber聲稱,現時正在使用其平台的的士司機有「數千」名,而且他們的收入比起只依賴街頭叫車服務平均高出20%。該公司表示,的士司機表示其毋須使用現金支付及電子收據系統能使他們增加收入並更高效地工作。

監管與否?

差不多一年前,政府取消了一項引入收費更高的優質的士的法案。該提案將允許三家特許經營公司經營約600輛可用作叫車服務的高端的士,屆時車輛將提供電子支付和無線網絡等服務,不過車票則比普通的士高50%。這項計劃不獲業界支持,亦遭受的士遊說團體和Uber的反對。許多人認為這法案不但未能解決問題,更增加了該行業要面對的困難。

值得注意的是,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於2018年發表了一份文件,呼籲以保護公眾和盡量減少對的士車主影響的方式來監管叫車服務。為應對日益嚴重的交通擠塞問題,委員會建議對此類服務進行徵稅,還指出了與競爭法有關的憂慮。此外,該文件的作者承認,共乘平台或會不斷發展,並帶來更多革新,這將進一步導致法律不確定性。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現時,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運輸及房屋局。顯然地,我們的政府有責任作出明確堅定的決策,對香港未受規管的叫車市場進行改革,並提升現有的士服務水平。

本文經由作者廖健昇授權轉載,並同意Business Touch編輯文章與修訂標題。(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作者:廖健昇律師

Alex Liu 律師

廖健昇律師是於1985年成立的香港律師事務所—布高江律師行的合伙人。他執業超過25年。他主要的執業範疇為商業及企業訴訟、處理政府機構調查,例如證監會、知識產權、誹謗訴訟、房地產及草擬商業合同。廖律師曾多次接受無線電視訪問講解法律問題,在83及85台播出。

Show More

相關文章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