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營商專欄】接觸皮紋之始

作為一位父親,當孩子剛出生的時候,筆者和全香港所有的父母都有著共同的想法,「究竟孩子會是一個怎樣的人?」除了希望為孩子建立良好的學習模式, 找對學校!更重要的是希望透過了解孩子掌握一套和孩子溝通的獨有方法。

因此,筆者在十四年前,孩子還未滿一歲的時候便四出尋找跟孩子溝通的最佳方法,從不同的地方見過不同種類的方法,有從心理學,或從性格學以觀察為主的一大堆方法,當其時並沒有任何一種方法能打動筆者。因為若要從觀察甚 至乎在溝通過程中找出特質,需要孩子有基本的溝通能力,在還未滿一歲的時候, 如何能夠跟孩子有效地用語言溝通或從嬰孩的行為去判斷他的背後原因呢?

當時從眾多的方法中看到皮紋學這一門學說,源頭來自於美國解剖學家,於 1926 年於美國解剖學家協會訂立的一個新學科,中文譯作「皮紋學」。內容主要研究在胚胎成長的時候,細胞分裂所產生的皮膚痕跡。若果用遺傳學的術語來說,便是從遺傳表型(Phenotype)反過來推算遺傳性型(Genotype)的一套學說。

當其時看到這樣的一個方法,簡直是眼前一亮!於是便毅然起行去學習!當中筆者自己為自己作檢測的時候,從大腦結構中差不多可以解釋自己整個人生,由學習的習慣到興趣、性格特質等都鉅細無遺地解釋了為何在傳統教育制度之中會得出這樣的一個結果。回想香港大部分的父母,都希望孩子有好嘅成長環境,亦都希望能夠好好發揮孩子嘅才能!可是大部分的家長都被一句「贏在起跑線」弄得像喪屍一般,那裡傳出哪種教學方法好,那裡有聲音便撲向那裡,可是從來都沒有從孩子需要的角度出發!

說出來人人都知的四個字「因材施教」,但是有多少人做得到?這正正是香港 幼兒教育面對的最大問題,因為不了解而製造出來的學習壓力、情緒甚至乎自殺個案與日俱增,當所有家長都一致地認同要「把最好的給孩子」,要將最好的給孩子,可是學習問題有增無減,正正便是反映出家長所眼中的「最好」,並非孩子真正的需要。

於是筆者十五年前,把皮紋分析這項檢測帶來香港。由於當其時只有筆者在做「皮紋分析」,所以基本上沒有人認知是什麼東西!在這個過程中,不斷接觸教育中心及學校,希望將這項分析的好處和因材施教的關係帶給家長們。十多年來, 筆者巡迴超過 300 所幼稚園,舉辦過千場家長教育講座,從沒有人認識,到今日成為 13 所學校的駐校行為學家,當中經歷過很多被質疑的經驗,起初亦沒有太多學術背景可以說服香港家長,最大的困難便是很多家長,會將皮紋分析和掌相混為一談,認為是迷信的一部分,當然,香港的家長並不介意迷信,看看有多少家長會找玄學家改名便知道!但皮紋分析牽涉到很多不同的學說之融合,因此 每每要花很多時間去解釋,讓家長明白正確的用途是什麼!

而更加困難的是,當開始有口碑的時候,便開始有不同的參與者希望分一杯羹。這個十分正常,可是很多參與者都是抱著搵快錢的心態去開展皮紋分析這門工作,卻對皮紋學一無所知!曾經有聽聞過客人轉述,一所教育中心轉介給他作皮紋分析,分析員為了銷售其英語教材,訛稱皮紋分析需要重複檢測,從而看出他所銷售的器材對大腦發展甚有作用。這類的錯誤演繹又或者不良的銷售手法,對於建立皮紋分析的正面理解有十分大的不良影響。

由於很多從事皮紋分析的人員並不太理解背後學說的內容,於是筆者毅然於 2007年開始,建立了一個課程,至今不經不覺已十年有多,培訓出接近 300 名合格的皮紋分析師。佔香港皮紋分析師一半以上的人數,從多種教學的途徑中不斷讓人掌握皮紋分析的學術性與及皮紋分析對因材思教的重要性至今雖然未能成為主流學說的一部分但已經成為很多家長在教育孩子之前都會考慮先了解大腦先天結構重皮紋分析掌握先天特質這一句話已經開始漸漸令香港的父母有全新的教育方向再建立一門全新的工作面對的問題當然不知這些筆者會在稍後的的文章跟大家在深入分享。

 

(本文經由李啟剛授權轉載,並同意Business Touch編輯文章與修訂標題。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Text & photos: 李啟剛

 

李啟剛 皮紋分析

李啟剛是行為科學哲學博士,專注兒童潛能開發20多年,其後致力於皮紋分析,更將其帶來香港,開設Dr. Fingerprint,提供培訓及檢測服務,現時李啟剛是13所香港多所學校的駐校行為學家。

Show More

相關文章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