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疫情帶來一點慰藉

疫情帶來一點慰藉

 

危機之中總有機遇。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在全球蔓延,引發前所未有的社會和政治動盪,從多方面影響市民的日常生活,但我們亦可將其用作為學習經驗,到一切恢復正常之時提高我們的效率和生產力。

 

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遙距工作。1月下旬,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開始對香港造成嚴重影響,數以萬計的公私營機構僱員被要求留在家中工作,現時仍有許多人繼續這個安排。有見及此,我們正好探討這種安排的利與弊,並希望能夠深入了解未來如何更好地實施靈活工作的政策。

 

遙距工作對法律界來說並不陌生。英國首家「虛擬」律師事務所(即沒有傳統辦公室的律師事務所)於1987年成立,當時甚至還未出現撥號上網。但是,隨住過去十年的資訊科技革命使得這類律師事務有所激增,同時亦讓如我們布高江律師行這種傳統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偶爾亦能夠享受遙距辦公的好處。

 

這安排到底有什麼優勢呢?舒適——起碼無需西裝革履,晚上和周末亦可騰出更多空餘時間、享受靈活的時間安排(特別是對我們這些有家室的律師來說甚為有幫助)、整體的便利性以及可免受辦公室內的干擾。

 

但缺點也是顯而易見的。首先,我們能做的工作是有限的。研究、撰文和聯絡都不難,但我們仍需離開家門出席法庭或審裁處聆訊,而與客戶和同事的面對面會議通常也是不可或缺的。還有,在家中受到的干擾可比在辦公室來得多,尤其是家中有孩子的情況下,工作與休閒之間的分界線亦會變得模糊。僱員亦需要精通資訊科技才能存取文檔,並須要具有一定的組織能力和紀律。

 

遙距工作亦需要信任。在香港爆發新型冠狀病毒初期,媒體廣為報導一群銀行管理培訓生於居家工作期間享受行山樂趣,事件在他們於社交媒體上發布照片後曝光。當我們嘲笑他們天真幼稚時,還有一個嚴肅的問題就是他們讓其僱主感到失望,更不用說此事對公關形象造成的損害。

 

其次就是數據保護的問題。儘管大多數律師事務所的內部伺服器都備有適當的虛擬專用網絡(VPN)、防火牆和防毒軟件,但當律師使用家用或公共網絡遙距登入伺服器時,這些安全網亦未必萬無一失。數據泄漏和受黑客入侵的風險亦會大大增加。

 

當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蔓延至美國之際,部分律師事務所受到嚴重影響。一家位於首都華盛頓的律師事務所上演一幕病毒驚魂後,關閉了其全部22個辦事處一天。紐約一家律師事務所的合伙人對病毒測試呈陽性之後,亦被迫停業。不過,如果律師事務所已採納被廣泛稱為「靈活工作」(agile working)的安排,並具備所需規程、基礎設施和資訊科技配套,就沒有這樣的問題。

 

當然,對於包括布高江律師行在內的絕大多數律師事務所而言,辦公室始終是辦公活動的中心。律師與支援人員之間的溝通甚為重要-。從合伙人到律師再到見習律師,法律專業團隊的成員經常一起處理案件。一個合伙人遙距工作是一回事,團隊中大多數人在不同地點工作又是另一回事。

 

辦公室亦是年輕法律專業人士學習的地方。見習律師需每天處身於這種環境中向驗豐富的同事學習,更不用說他們的溝通技巧和團隊合作能力。簡單而言,面對面教學是無可替代的。

 

如果說新型冠狀病毒還有一絲裨益的話,或許就是那些一向堅決反對靈活工作安排的律師事務所與其他企業,現在有機會發現其中的一些好處。對於準備不足的律師事務所和員工來說,遙距工作仍然是一項挑戰,並具有隱藏的危機。儘管如此,遙距工作的概念仍會一直存在。

 

本文經由作者廖健昇授權轉載,並同意Business Touch編輯文章與修訂標題。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作者:廖健昇律師

Alex Liu 律師

廖健昇律師是於1985年成立的香港律師事務所—布高江律師行的合伙人。他執業超過25年。他主要的執業範疇為商業及企業訴訟、處理政府機構調查,例如證監會、知識產權、誹謗訴訟、房地產及草擬商業合同。廖律師曾多次接受無線電視訪問講解法律問題,在83及85台播出。

Tags
Show More

相關文章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