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當世界成為我們的服務對象時

當世界成為我們的服務對象時

香港的人口不到世界的0.1%,卻佔全球貿易額的3%,實在令人意想不到。根據工業貿易署的數據,於2018年,我們在世界最大貿易經濟體系中排名第七。

 

香港在全球金融中心指數中亦名列第三,僅次於紐約和倫敦;該指數根據營商環境、金融業發展、基礎設施、人力資本以及聲譽/一般因素五項因素對各城市進行評分。備受尊崇的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則已連續25年將香港評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

 

香港作為全球商業和貿易樞紐的地位,從所有主要國際律師事務所均在本港設立辦事處可見一斑。布高江律師行等本地獨立律師行所面臨的挑戰,就是要如何既提供與國際同業類似的服務,協助客戶滿足其國際法律和業務需求,同時不忘植根本土、飲水思源,為我們所在社區提供服務。

 

答案在於我們是國際事務律師所聯盟(Ally Law)的成員。該聯盟是一個全球性的網絡,覆蓋約50個司法管轄區內的70多家獨立律師事務所,將國際網絡與當地知識相結合。律師行成員之間互相轉介案件、法律查詢以及其他眾多法律及商業事務,以便處理。聯盟運作順暢,具透明度,並且不涉及高昂開銷。

 

該組織起源於1990年成立的全球律師事務所聯盟(International Alliance of Law Firms),後者在近四年前更名為國際事務律師所聯盟,許多成員律師行已合作多年,建立了基於信任和高標準的緊密關係。

 

國際事務律師所聯盟劃分為三個地區—美洲;歐洲、中東和非洲;以及亞太地區。我的同事高恆律師曾任該組織主席,現擔任擴展委員會主席。自2015年以來,他見證律師行成員數目增加了30%,而目標是繼續保持這一趨勢,同時維繫嚴格的表現及合規標準。

 

並非隨便一間律師行都能夠成為成員,皆因國際事務律師所聯盟只邀請特定司法管轄區的一流律師事務所加入。該組織制定了一套明確的服務標準和操作程序規則,律師行須持續接受重新評估。

在亞太地區實現持續增長不僅是一項關鍵目標,對於具有區域業務利益的客戶而言,也是一個好消息。過去兩年,國際事務律師所聯盟在亞太地區新增五家律師行成員,當中包括快速發展的印尼和菲律賓市場,現正積極在老撾和柬埔寨等其他司法管轄區尋找新成員。

 

加入組織可以透過成員轉介增加業務,對律師行成員的好處顯而易見;的確,在過去七年,這些轉介的業務價值提升了109%,但真正的贏家是具有跨境業務需求的客戶。我們可以向客戶推薦特定司法管轄區的法律支援,他們毋須再自行物色法律服務,對他們而言是莫大的幫助。

 

國際事務律師所聯盟的服務範疇包括僱傭、訴訟、併購、知識產權及資訊科技、信託和遺產以及稅務,但基本上提供所有法律服務。例如,在布高江律師行,我們的核心執業範疇涵蓋爭議解決、刑事法和婚姻法,所有這些業務有時候都需要跨司法管轄區的專業知識。

 

而對客戶的另一個好處是,他們有機會在週年大會和每年三場的區域會議上與律師行成員和主要商界人士互動。一直以來週年大會都有舉行客戶會議,約45家企業出席了去年在新德里舉辦的會議,參與的代表包括各企業的法律總監。

 

我們很高興能於去年10月在香港主辦亞太區域會議。儘管香港面臨廣為報導的社會問題,但我們仍接待了破記錄的代表人數,他們非常享受一連串豐富的活動。會議在金鐘港麗酒店舉行,主題是「香港:卓越法律專長與商業遠見」,吸引區內近90%的成員律師行派員出席,而國際事務律師所聯盟亦有來自歐洲和中東的代表出席。

 

我們舉辦了三場專題討論會,分別聚焦家族財富保障、香港作為具吸引力的上市集資地的角色以及仲裁與訴訟的利弊,來自香港及海外的講者均有參與其中,眾多與會客戶對這些會議環節回應積極正面。

 

國際事務律師所聯盟的工作得到法律界排名指南《錢伯斯》的認可,並獲評為一級領先律師行網絡。很多其他法律界的排名或可用金錢換取,或研究不盡徹底;相比之下,《錢伯斯》則以其公正和中立享負盛名,所以,取得這一排名實屬重大成就。

 

根據去年11月發布的一份重要報告「到2023年法律服務全球市場的機遇與策略」,預計未來四年,全球法律服務市場的規模將由7,660億美元增長至9,860億美元。香港等主要金融中心的客戶對它們的法律服務提供者將抱有更多期許,作為律師,我們有責任滿足他們的需求。

本文經由作者廖健昇授權轉載,並同意Business Touch編輯文章與修訂標題。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作者:廖健昇律師

Alex Liu 律師

廖健昇律師是於1985年成立的香港律師事務所—布高江律師行的合伙人。他執業超過25年。他主要的執業範疇為商業及企業訴訟、處理政府機構調查,例如證監會、知識產權、誹謗訴訟、房地產及草擬商業合同。廖律師曾多次接受無線電視訪問講解法律問題,在83及85台播出。

Tags
Show More

相關文章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