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商業智慧有助香港重新出發

商業智慧有助香港重新出發

 

香港持續的示威活動對經濟構成嚴重影響。本港10月錄得有史以來最大的零售跌幅,零售業銷售額按年急跌24.3%至301億港元。這大部分歸咎於旅遊業不景氣,10月遊客人數較2018年同期下跌43.7%。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認為,社會動蕩已令本地生產總值下跌約2%, 造成經濟損失。而中美貿易戰亦衝擊本港經濟,政府透露香港將會錄得15年以來首次預算赤字。

商舖和餐廳不僅少了旅客消費,就連許多香港市民亦為了安全起見而寧願留在家中,也不願外出購物或用餐。這意味著食肆、商舖、旅遊服務供應商及貿易公司被迫裁減員工,進而打擊消費和導致進一步裁員。

小型企業受到的衝擊最為嚴重。作為香港中小型企業聯合會及香港青年創業家總商會的榮譽法律顧問,同時作為香港旅遊業議會的政府委任獨立董事,我聽到了有關經營因難、利潤暴跌和員工受影響的親身經歷。

不過,對商界而言,還是有一些好消息。商界作為香港其中一個支柱行業,又是這座動蕩都市下日常生活的主要持份者,可發揮領導作用,為城市復原出謀獻策。

香港工商專業聯會(工商專聯)就是典範之一。這個先進團體是由提出「89人方案」的基本法諮詢及起草委員會成員於1990年成立。該會既非政治組織,亦無派別之見,會員為商界及專業人士,矢志為香港創建美好前景。該會會長一直是德高望重的前殖民地時代布政司鍾逸傑爵士,但他於近期逝世。

工商專聯適才發表一份名為「十字路口的香港—坐言起行,減少貧富不均」的報告;這份報告不僅發佈得及時,亦提供某些饒有趣味的焦點話題。報告承認現已撤回的引渡條例確實激發當前社會動蕩,但這只是冰山一角:「香港社會貧富不均,而政府政策是導致此現象的原因之一。」

該份雙語報告載述,香港政府採用低稅制的財政模式,依賴土地收入和相關稅收作為其主要收入來源,並以此支付大型基建項目和醫院等各種系統的開支,從而維持所有人的基本生活水平。然而,報告亦指出,這種財政模式導致政府依賴高昂的物業價格來維持其財政收入,這反而令低收入市民需承擔過高的租金。

報告敦促政府要推行各種計劃以惠及貧困階層,以及夾心階級。整份文件深具意義,值得一讀,當中提出的建議主要包括:

  • 香港在未來25年應發展最少9,000公頃的房屋用地,是政府目前認為所需土地面積的兩倍。
  • 應優先考慮出售公屋,避免公屋居民永遠處於社會底層。
  • 應向全職勞工提供收入補助。月入6,000港元或以下的勞工,非公屋居民或非居於家庭物業人士每月可獲6,000港元,其餘人士則每月獲發3,000港元。至於月入逾6,000港元的勞工,所獲得的收入補助應按其薪金水平上升而逐步下降。
  • 將每年的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預算增加50億港元,使平均綜援金額提高25%,確保非在職的貧窮階層能活得更有尊嚴。三分之二的相關綜援開支將用於香港長者身上。
  • 政府應向僱員的強積金戶口定期供款。目前,僱主和僱員各供款5%,建議改為僱主、僱員和政府各供款5%。

工商專聯估計,以上三項建議每年所需的開支為約900億港元。報告亦提到,香港的財政儲備接近12,000億港元,因此,應能保證該等計劃先實行五年。

此外,文中載述,如果最終需要開拓新的收入來源,亦毋須提高薪俸稅和利得稅的最高稅率,反而應逐步擴闊個人入息的定義,將股息、利息收入、資本收益以及若干海外收益計算在內。

工商專聯認為,有關計劃不僅能解決貧富不均,更能在全球貿易環境轉差之際,推動經濟,刺激消費。報告強調:「香港擁有龐大的財政儲備,是時候善加利用。」

這是否激進措施?雖然並非人人都認同這些建議,但工商專聯展示了商界如何能在努力振興這座我們深愛的城市上,發揮重要作用。工商專聯透過發表這份報告,至少啟動了一場迫切的對話,為此,我對其成員表示讚賞。

本文經由作者廖健昇授權轉載,並同意Business Touch編輯文章與修訂標題。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作者:廖健昇律師

更多專欄文章﹕競委會正致力打擊合謀行為 競爭性公司須守「四不可」

 

Alex Liu 律師

廖健昇律師是於1985年成立的香港律師事務所—布高江律師行的合伙人。他執業超過25年。他主要的執業範疇為商業及企業訴訟、處理政府機構調查,例如證監會、知識產權、誹謗訴訟、房地產及草擬商業合同。廖律師曾多次接受無線電視訪問講解法律問題,在83及85台播出。

Tags
Show More

相關文章

Close